与一头牛说说痛苦

二喜,有庆不要偷懒;家珍,凤霞耕得好;苦根也行啊。

一头牛竟会有这么多名字?我好奇地走向田边,问走近的老人:“这牛有多少名字?”老人扶着犁站下来,看了我一眼,说:“这牛叫福贵,就一个名字。”

“可你刚才叫了好几个名字啊。”我依旧不解。老人神秘地朝我招招手,等我凑过去,他欲言又止,因为,他看到牛正抬着头,就训斥它:“你别偷听,把头低下。”

牛果然低下了头,这时老人悄声对我说:“我怕它知道只有自己在耕田,就多叫出几个名字去骗它,它听到还有别的牛在耕田,就不会不高兴,耕田也就起劲了。”

这是余华的小说《活着》开头部分的一个故事,我一直把它当作一个寓言去读。

一个人的痛苦,与此十分类似。也许,你在生活中真的很苦很累,但真正让你痛的,却不是苦和累,而是孤单。

也就是说,在痛的苍茫里,不是首先要看到彼岸,而是要看到同命相怜的人影。因为,当彼岸太遥远,身边绰绰的人影,才让你心安。

痛到踽踽独行,最容易心生凛冽,而一颗凛冽的心,会让襟怀变得促狭。人在这时候,会不停地追问自己:这么大的世界,为什么痛的偏偏是我,而不是别人?

不能不说,这是人性的灰暗之处。这种灰暗,是扭曲地反抗,也终会反抗到扭曲。因为,强大的追问,常常会把痛逼到绝地,把人逼到绝境。痛到委屈,就会觉得自己越发地可怜,而越可怜,就会越孤单。

命运的荒寒处,只有一个人在战斗。势单力薄不怕,怕的是形单影只。有时候,甚至可以坚强到连孤单都不怕了,要命的是,你还得装作不孤单。

人生的一部分痛苦还在于,有苦不能言,有苦无人可言。表面上,强大到谈笑风生,一转身,恓惶到满心悲凉。

在人生的所有境遇里,天塌大家死,最是无所谓。无论多深重的痛苦,只要大家平等地承受,就无足惧。因为平等,所以平衡,因为平衡,所以平静。问题是,世界不会把所有都摊到均匀。于是,在认同感上,若有人比自己强,可以接受;若自己不如所有的人,就会变得十分不甘心。

人生不如意常八九。可常常是,自己痛快的时候,看不到别人痛苦;自己痛苦的时候,却又总觉得别人都在痛快。当眼睛过滤了生活,心灵就会在回转中,走向偏狭。

在自我的天地里待得太久,痛就会没了释放的出口。这个世界,放下痛苦的一种方式,就是要去知道还有更多的人,也正在痛苦着。其实,这样,也不是没了痛,而是当你在心底里盛下了别人,就会淡忘了自己。


回复列表



回复操作

正在加载验证码......

请先拖动验证码到相应位置

发布时间:2016-09-18 10:51:05

修改时间:2016-09-18 10:51:05

查看次数:302

评论次数:0